嗷呜puppy

墙头众多,本命常变,大米是不变的爱。身为女性取向为gay是永远的痛。Hail Alldami!

Something Big

其实是一个听萌德的歌开的脑洞......在火车站都快无聊到炸裂啊啊啊啊啊

1.
他穿着自己宽松的套头衫,手里隔着汗水死死攥着一个酒杯,时不时拿起啜一口,眼周的肌肉略有些神经质地紧绷着——
抬头。
低头。
匆匆地换了一个坐姿,他想办法让自己更深地陷入自己在角落里的窝——
抬头。
低头。
转一圈手里的杯子。
偷偷看一眼旁边相谈甚欢的人,他开始用牙齿磕着玻璃杯的边缘——
蹭一下背后的布料。
有什么不对。他感到周围的空气推挤着自己,像是失去了那些自己引以为豪的稳定感和自律。
弥漫着一丝异样。
抬头。
低——
抬头,抬头。
看着他。看进那温柔。
感觉非比寻常就要发生——
他轻轻拨开人群。
难以自控——
他轻声向周围的人道歉。
这感觉簇拥着——
“Hey,我是金融系的Eduardo Saverin……”
“Mark Zuckberg。”他听到自己这么说。


评论(5)

热度(6)